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古都与旅游 保护与开发

2011-7-26

    编者按:“福民强市”是洛阳“十二五”经济社会发展的总体目标,也是实施中原经济区战略的重大举措。为了充分发挥全市各级人大代表的优势和作用,汇聚民智,集思广益,积极推进福民强市经济社会发展目标的顺利实施,我们特别推出了“福民强市代表谈”这个栏目,真诚欢迎全市各级人大代表紧紧围绕福民强市,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层面,畅谈自己的思路和见解,提出意见和建议。
    洛阳被称为东方文化的名城,以洛阳为核心的河洛文化是中华文明的原点,如何发挥洛阳千年帝都的文化优势,传承河洛文化,是打造国际文化旅游名城,提升中华民族文化的软实力,推进洛阳文化产业快速发展的需要,也是实施福民强市目标的迫切需要。为此,我们邀请几位代表在本期写下了“福民强市代表谈——文化篇”。  
  市人大代表、市人大常委会民侨外工委主任  方双建
    “旅游”这个新名词是80年代改革开放后,才逐渐被人们了解、理解的新型无烟产业。河洛大地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先辈们为我们留下了灿烂的历史文化和无数的文化遗存、遗产。我市正是利用这得天独厚的历史优势,较早发展了我市的国际旅游业。
    85年前后,我市的国际游客和古都西安相比差距不大,西安的国际游客仅比我们多3—4万人。西安靠的是兵马俑、大雁塔、陕西省历史博物馆;我们靠的是龙门、关林、白马寺,两市的资源优势大同小异。二十几年一晃而过,我市的国际游客人数勉强达到10万人次,而西安国际旅游客人早已超过我们10倍之多,这很值得我们深思,反省。客观上说,西安是陕西省的省会,有我们无法比拟的省会优势,而且交通优势比我们强的太多,他们有可起降波音747的大型机场和每天发往全国各地的列车、飞机,而我们没有。但西安人敢为人先的魄力,令人不得不佩服。他们从90年代开始就构建西安大旅游的设计,当时就打造了以西安为中心的旅游线路,东线游---临潼、兵马俑;西线游----法门寺、乾陵;北线游----黄帝陵等等。同时加大对旅游产品的开发也充分显示出了他们的魄力,以大雁塔为中心的大唐芙蓉园开发是他们发威的开始,大刀阔斧连片开发,目前已经形成规模,成为西安新的旅游亮点,新的旅游去处。大明宫遗址的开发也是创造,在遗址上复原一大批新的建筑等旅游产品,形成新的景区带,招揽八方游客。
    虽然这些年我市也加大了对旅游的宣传投入,加大了旅游产品的开发的力度,形成了以栾川模式为代表的自然风光农家乐游和天子驾六等一批新的景区点。但和我市可开发利用的旅游资源相比,我们的努力、投入、魄力远远不够。我们缺乏像西安大唐芙蓉园那样的旅游拳头产品,即便是建成一些景、区、点,但规模小、品位低、形不成大的气候,也缺乏吸引力。究其原因,是我们的思想太保守,缺乏西安人的魄力。
    十一五期间,我市利用国家大遗址保护的政策,对汉魏故城遗址、隋唐城遗址、定鼎门遗址等进行了开发性保护,在汉魏故城阖阊门、定鼎门原遗址上恢复性复原建筑。目前汉魏故城阖阊门遗址已经具备对外开放条件,定鼎门遗址已经开发数年。从目前我市大遗址保护的情况看,经济效果不太理想,可以说是保护有余,利用不足。以定鼎门遗址为例,每天参观定鼎门的游客寥寥无几。如果占地数千亩的隋唐城遗址、汉魏故城遗址,发挥不了其经济效益,也就失去了保护的意义。两大遗址保护不仅花费了大量的国家资金,也占用了数千亩旱涝保收的肥沃土地,大量的农民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也给社会带来了无形的压力,这些被“保护”的土地长年荒芜,并没有得到有效利用,保护的遗址发挥不了经济效益,还不如原汁原味的埋在地下保护。保护的目的是为了利用,为了让更多的人们了解我们辉煌的过去,但只了解辉煌的过去不是我们的目的,同时能换取更多的经济利益才是我们真正的目的。否则,作为文物大市的洛阳,保护项目越多我市所背的包袱就越重、支出就越大。每个保护区都要设置机构,安排人员,每年市财政至少要拿出相当大的资金用于工作人员费用的支出和遗址的修缮与维护保护。国家对文物开发保护的投资基本是一次性的,而我市为此的财政支出却是永久的,而且每年还要有所增加。
    目前我市大遗址保护的结果是专业性太强,对普通游客缺乏吸引力。我们能否在不损害遗址保护的前提下,思想再解放一点,胆子再大一点,方法再多一点,拿出西安人建大唐芙蓉园的魄力,在把我们的大遗址保护好的同时,对其进行有效的开发、利用,让其发挥最大效益,造福于洛阳人民。
    以定鼎门为例,尽管它的区位优势明显,位于龙门和洛阳老市区的中间,交通比较方便,远远望去雄伟的唐代建筑定鼎门城楼耸立在古城路旁,可以使人浮想联翩,想到昔日洛阳城的辉煌,大唐帝国的强势。但游客并不多,其原因是专业性太强,人们走进定鼎门城楼的大门,仅能看到的是唐代定鼎门残留的宽阔街道的遗痕和几块留下唐代印痕的石柱础以及城墙的夯土层块。如果是位考古工作者或者是考古爱好者,他会流连忘返,但普通的客人就不会有太大的兴趣。景区内缺乏详实的图片解说和历史资料,它能够给游客留下什么样的印象?我们能否利用定鼎门做做文章?搞个综合开发。定鼎门北侧几千亩肥沃的土地荒芜了数年,土地的荒芜实在令人可惜。这里历史上曾是唐代的街坊区,我们能否在不破坏里坊遗址的前提下,按照唐代里坊的规划复原一些唐代的里坊,打造一条乃至几条唐代里坊街,恢复一点唐代的里坊人丁兴旺,车水马龙的街景模样。恢复的唐代里坊街里边所有的店铺,全是清一色的唐代手工作坊,把人们早已淡忘了的手工造纸,纺花、织布,石磨,石碾、等等复原,生产纯手工的产品,既可以保留原始文化,又可给年轻人提供直观学习历史演变的场所,让他们亲身体验祖辈们曾经使用过生产、生活的工具;同时把洛阳的历史上传下来的名小吃和各种杂耍、曲艺等民间文化艺术演艺集中于此,形成一个新的集吃、游、购、娱为一体的独具特色的旅游景点。这样,既可勾起游客的兴趣,丰富乏味平淡的旅游,又可延伸游客在洛阳的停留时间,同时也能安置大量的就业人口,为失去土地的农民提供就业机会,增加社会效益。
    随着都市化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们被长期禁锢在钢筋水泥的建筑物里,都市化的生活让越来越多的人们逐渐淡忘先人们过去的经历,年轻人只知道现代化的生活,根本没见过手工作坊的演变过程,恢复诸如此类的手工作坊,意义重大,它本身就是一个鲜活的历史博物馆,了解回味我们的过去,在这里游客们可以自然而然的接受一次传统教育,我们何乐而不为?
    保护历史古迹和开发利用历史古迹是一对矛盾,但目的是一致的,都是想传承文化。矛盾都有两面性,正确处理好保护与开发利用的关系,就能达到更好保护的目的,保护是为了利用,如果只讲保护不讲利用就会浪费大量的国家和地方的财力,失去保护的意义。